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4章别人家的孩子!(1/2)
我的重返人生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[https:///]

  </p>

  天阴阴的。https://

  棠梨街上行人与车辆却不少。

  连喇叭里的叫卖声都要比以往更卖力。

  行人脚步碎碎慢,衣服色彩多以红、黄等鲜艳色彩为主,脸上洋溢着喜庆的笑容。

  偶尔在某个摊位前驻足良久,讨价还价,声声慢。

  方年穿过远比平日里更拥挤的主街,拐过最后一个弯远远看到停靠着等客的中巴车,才想起今天提前放假。

  于是掏出手机拨通林凤的电话,讲说能不能等等他回家吃午饭。

  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方年坐上前往大坪的车。

  售票员走过来问到哪,方年答复花家,售票员第二句话让方年手上动作略顿。

  “5块。”

  听到这话的旁人连忙说“怎么又涨价了?昨天还四块!”

  “今天还不算贵,后天才贵!”

  售票员笑呵呵的回答。

  方年这才记起此时被默认的潜规则。

  小年以后,运营的中巴车车费线涨价。

  临近大年时再涨一次。

  最贵的是正月初一当天,从棠梨到大坪的段收费将从5元变成50元。

  到正月初二降低到20元。

  初八以后才会恢复正常。

  年前五六天,年后七八天的这段时间,差不多桐凤境内这种半公半私营运的中巴、大巴以及私营的小面包,都会涨价。

  算是一种日积月累、约定俗成的潜规则,方年老实掏钱。

  在花家下车后刚好赶上一班马上就走的回村小面包,方年连忙走了上去。

  票价也从原先的1元涨价到了3元。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十二点半出头,方年在村口下车,拐上土路,沿着蜿蜒的河流往家走去。

  到茅坝以后,从同村民组的邻居家门口路过,偶尔会被忽然喊一句,方年便笑着招呼一声,喊叔叔伯伯。

  从老方家南侧走过时,看到了空地被完压整。

  元旦没完工的护坡墙也已完善。

  正式奠基的时间安排在了年后。

  如方年所料的那样,在农村盖房的确是一件比较拖延的事情。

  方年从门廊走进屋内,正巧碰见林凤。

  林凤嚯一声“回来这么快,菜还没做。”

  “方正国,煮菜了!”

  一边说一边走去厨房。

  听到声响,方歆赶紧跑了出来“哥哥~哥哥~~”

  穿着鲜红色的羽绒服,连黑脸蛋都显白了些。

  “你快点来,妈妈买了好多过年吃的糖,我带去你拿……”

  方年连忙扯住方歆的羽绒服,道“我不吃。”

  方歆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圈,似模似样的咂咂嘴“啧~那算了吧。”

  “吃了饭我再去看。”方年道。

  本来方年还想从背包里拿出从申城带回来的糖果,见方歆这样,便先没提起这件事情。

  总之每个人在孩提时,似乎都偏爱吃糖,而不喜欢吃饭。

  刚才方歆说的那什么帮方年拿都是假的,她馋了,想吃,顺便拉方年当挡箭牌。

  等吃了糖,便不想吃饭了。

  被方年识破,方歆还特地装出一副可惜的模样。

  甚至方年这时都在心里寻思,是不是2000年以后,孟婆汤就有点假冒伪劣了?

  要不然怎么现在的孩子个顶个的都小心思多。

  家常菜不费时间,方年问了问方歆期末考试的成绩之类的闲话后,菜就都做好了。

  方歆还是老样子,成绩一般般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  端饭上桌时,方年终于被屋内火炉子赋予了久违的温暖。

  在南方,冬天还是要烤火。

  林凤问了两句。

  “方年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?”

  “610。”

  “怎么还退步了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方年家刚吃完饭,连饭桌上的剩菜都还没收拾。

  客厅那侧的门从外面被打开。

  “还没吃完呢……”

  走进来的男人嚯了声。

  “年哈宝放假啦?”

  方正国笑呵呵的起身,掏出烟盒散烟“坐,吃完了,方歆帮你妈妈一起收拾一下。”

  方年也跟着起身笑着喊了声叔、婶。

  走进来的是方正良一家,也就是方年的亲叔叔婶婶和方年的堂姊妹。

  “哦呦!年哥哥,一下子长这么高了!”

  最后进来的方芬芬刚玩完手机,抬头望过来,一脸吃惊道。

  方年抿嘴一笑“芬芬呐,半年多都没回来,舍得回来过年了?”

  方芬芬是方正良的大女,比方年小一岁,听方年这么说,就笑呵呵的扯借口“要读书呢。”

  虽然方芬芬只比方年小一岁,但晚两年上学。

  08年初中毕业后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先去桐凤打暑假工,然后又不去上高中,直接在桐凤上中专。

  或许是因为相较于茅坝的偏远,棠梨的贫困,桐凤好歹也算得上是城市的缘故吧。

  这小半年里,方年一次都没遇上。

  就好比方正良虽然就在邻县务工,偶尔也回家,但方年也一次没碰到。

  跟方年每个月只放两天假也有关系。

  方芬芬后面跟着个默不作声的小男孩,叫方海,比方歆大一岁多,从小就少言寡语很内向,都不喊人的。

  方年喊了句小海,方海也没应声。

  方正良故意冷脸说了两句,也没用。

  正说着话,住在北侧的伯伯伯母两口子推开大厅那侧的门走了进来。

  方年一边帮着去泡茶,一边喊了声伯伯伯母。

  方歆有样学样的跟着喊。

  “哦呦,年哈宝今年长得硬是高大威猛。”

  方正斌瞧见方年后,嚯了一嗓子。

  方正国连忙笑呵呵的招呼,散烟。

  方正斌是方年的伯伯,年头到年尾都没在家,伯母也一样。

  他也是一儿一女,年纪比方年大不少,看样子今年不回家过年。

  方年与堂姊妹间相互的联系不多。

  比如比他小的方芬芬,虽然两人都有手机,但都不知道对方的电话,更没加qq什么的。

  方海就不说了,跟方歆在一个学校不同年级,方年偶尔回家碰上,也是喊不应。

  至于伯伯家的堂哥堂姐,年龄相差有点大,都在各地工作三五年了,基本见不到,就更别提有什么联系了。

  这种现象,前世在方年高中毕业后直接步入社会三四年才改善。

  堂姊妹间才逐渐有联系。

  随着方年逐渐挣扎出名堂来,联系也越多……

  ……往年年边上,三家多聚集在方正斌家,本来饭后方年还打算去叔伯家走走,没想到他们先过来了。

  即便是亲兄弟之间,也一样有各种心思。

  且不管别的,老方家南侧的两条护坡墙和三百平的大地基还有那个杂屋,就说明很多问题。

  现在也算是情理之中。

  方年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他心里是多多少少有点自得。

  刚好十个人围坐在火炉旁,谈天说地。

  方年跟方芬芬他们几个都很少插嘴。

  不觉间,就聊起了方年这些后辈们。

  方正斌作为老方家目前最大的那个,磕着瓜子道。

  “老三,你们家年哈宝读书怎么样了,听林凤说还行的样子?”

  方正斌一直都是喊方正国老三。

  算算都得是四五十年的习惯了。

  “还行。”方正国笑呵呵的道。

  “重本没问题。”

  方正良接过话头“现在高三考试能打多少分了?”

  “六百多。”

  林凤不惊不喜的说着,喝了口茶。

  比起一开始知道方年成绩好起来时的张扬,现在林凤女士显然内敛了许多。

  “这是北大清华的苗子啊!”

  方正斌吆喝一声道。

  “我们老方家很久没出过大学生了,到方年身上终于有希望了。”

  林凤连忙自谦一句“北大清华还差得远。”

  “年哈宝说自己不喜欢去京城,不打算报考北大清华。”

  方正良挑着眉毛很意外的说道“这你就得说说方年了,北大清华是中国最好的大学,不能怕路远什么的。”

  “就是就是,能考上为什么不去,说出去都光荣……”方正斌也跟着说道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林凤解释了一句“方年想去申城的复旦。”

  “复旦跟北大清华差不多,就由他去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相较于京城,方年确实更偏向申城。

  如果不是陆薇语要更晚才去羊城,方年可能会选择在羊城的中山大学。

@苏兮兮沈御风 . http://www.hzyuanto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苏兮兮沈御风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