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十一章 劳力士(1/2)
非洲酋长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(感谢黄金盟廖子羽的慷慨捧场,夜上还有一章加更)

  娱乐局只要不浪,赢输都有限,在场又都是熟人,不怎么玩牌的阿巴查,也是很愉快的坐到曹沫的身边。

  加上谢思鹏、杨德山、郭建、小塔布曼、马斌等人,勉强凑个九人局,却也能玩起来。

  “雨晴姐,你坐我身边来,看我今天怎么大杀四方,将谢总、杨总、郭经理还是这位劳力士马总的内裤都赢过来!”

  看到马斌竟然拉扯要宋雨晴也落座,曹沫直接将她喊到坐他身边来。

  王文也跟着凑到曹沫身后看牌。

  这就是年轻人的优势,谁也不会轻易因此就误会他们关系不纯洁,通常都会认为他们年轻人更容易亲近。

  上场每人先两千美元筹码,谁输了可以直接拿现金从富裕手里购买筹码,但是现金还需要留在牌桌上,不能入袋——这样最后结算筹码时也方便。

  谢思鹏的小秘张敏当发牌员,她身材跟宋雨晴以及小塔布曼的妻子卡西娅相比,稍为玲珑了一些,但比例恰当,穿着紧身短裙,黑丝长袜与短裙露一截白嫩|腿肉,衬得冷艳的脸极为性感。

  坐到牌桌前的众人,觉得这牌局很价有所值——曹沫很无耻的直接坐张敏的对面。

  张敏也只是甜甜一笑,只当曹沫年少顽劣,换一个中年人就铁定会被当成猥琐了。

  曹沫拿到底牌,就不厌其烦的给挨着他坐的宋雨晴介绍起德古扑克的规则来:

  “德州扑克,顺时针先从大小盲注开始,每家发两张底牌,然后每一轮都从小盲注开始叫注。我们玩十美元的局,大盲注是一注十美元,小盲注是半注五美元,玩得起很刺激……你现在看到我的底牌了,但为了迷惑牌桌上的对手,看到我的底牌差,就要露出一个迷人微笑,看到我的底牌好就要学会皱眉头,这样马总很容易就将内裤输掉了……”

  “好了,好了,快认真玩牌。”谢思鹏只当曹沫在美人面前也激起好斗的性子,看到马斌脸青一阵白一阵,只能他硬着头皮说和。

  十美元一注的局,要是谨慎的去玩,一晚上赢输都很难超过三四百美元,但带着性子或者本身就是凶狠性的风格,那就完全没底了。

  第三把牌,发最后一张公共牌,也就是和牌,早就被曹沫刺激得心浮气躁的马斌,非常幸运的凑到五张顺。

  这一局也就曹沫一人跟他到最后一轮,其他人牌型太难看都陆续弃掉,马斌直接将桌前的筹码都推上彩池,然后将手腕上的劳力士摘下来,搁牌桌上,瞥眼看着曹沫:“就不知道曹小弟,今晚有没有能力将我这只劳力士赢走了……”

  曹沫没有理会马斌的挑衅,回头看宋雨晴一脸紧张,笑着跟她说:

  “对了,刚才跟你说悄悄话,说错了,虽然马总这么大方的将筹码都推出来,很肯定是五张顺不假,但德州扑克应该是同花吃顺子,而不是顺子吃同花。所以,刚才害你白紧张了……我手里有ak色牌,在这局的牌型里,我铁定是最大的,马总不管翻什么牌,他这些筹码都白送给我了!”

  曹沫慢悠悠的将压在底牌上的筹码,一摞摞摆进去彩池,笑着跟马斌说道:“马总,谢总教你德州时,有没有跟你说过一句,德州最讲究兵不厌诈的?”

  看着曹沫最后将两张底牌摊开,阿巴查、小塔布曼他们都摇头而笑,马斌脸色却跟便秘似的,涨得通红。

  宋雨晴这才明白过来,曹沫刚才给她看

  底牌,说顺子吃同花,还说马斌手里应该是顺子,他要将马斌诈掉,害得她极力镇静还是免不了紧张,却没想到曹沫压根就是拿她诈马斌。

  要不是大家都看过来,宋雨晴铁定能将曹沫的腰肉给掐青了,现在只能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然后在桌下踩了他一脚。

  曹沫又朝坐对面的马斌笑眯眯的问:

  “马总,我可以收这些筹码了?或者马总拿两千美元给我,从里面数两千筹码走?”

  马斌脸青一阵白一阵,他要想接着玩,就得从曹沫手里买筹码,他难道能说就是窥到宋雨晴的脸色太紧张,才以为吃定曹沫了,想要在气势上羞辱这不知好歹的小青年一下?

  他忍气吞声从厚厚的皮夹里数出两千美元递给曹沫,接着从彩池里数走相应的筹码。

  “一把就这么多?”王文嚷嚷着要进赌场长见识,这时候有点瞠目结舌。

  “刺激吧?”曹沫笑着问王文,说道,“我从来只玩娱乐局,就是知道我牌技再好,运气或许也不错,总有一天会赌得倾家荡产……”

  说到这里,曹沫将筹码叠到两千美元现金上,不忘跟马斌介绍他的另一重身份:

  “对了,马总啊,谢总可能没有告诉过你,我在金元赌场有个绰号,人人都叫我‘驼鸟阿沫’,主要是说我这个人能跟到最后一轮,从来都不诈牌。你没有发现我跟注之后,谢总、郭经理、小塔布曼先生都纷纷弃牌了吗?玩德州扑克呢,最重要的是苟得气。要不然,马总,你觉得我年纪轻轻,凭什么敢坐在这里说大话?马总也不要觉得我难听,但我现在不说这番话,马总你这只劳力士今晚可真的就要落在这里了——虽然大家都说,德州扑克在最后一张和牌出来之前,一切都有变数,但德州扑克说到底,更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