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十一章 劳力士(2/2)
非洲酋长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主要的还是诈术……”

  见马斌狐疑的扫视过来,谢思鹏硬着头皮给自己打圆场,跟曹沫说道:“得,上次赢我们几千美元,你也没有必要吹到现在吧?来来来,我们接着玩。”

  牌桌上阵无父子,大家都看得出马斌心浮气躁,接下来不要说杨德山、郭建了,连阿巴查都知道针对马斌押注追注。

  马斌又实在沉不住气,赌性却大,稍微好一点的底牌就想跟人拼筹码,一个多小时,随身携带的一万美元现金都见底了。

  曹沫不喜欢谢思鹏暗里挑事明里装好人。

  他看到马斌对谢思鹏起了疑心,就暗中给谢思鹏打配合牌,让谢思鹏拿到好几次彩池,最后搞得每个人都赢得马斌一两千美元,谢思鹏还是赢最多的那一个。

  马斌从谢思鹏那里拿了一万美元,更加心浮气躁,不到半小时就被清空,而这次谢思鹏一个人就赢走他六千美元。

  “今天手气真背,看到不是我适合玩牌的日子,我先走了,你们接着玩吧。”马斌垂头丧气的站起来,将手机、车钥匙都收拾进钱包就离开。

  曹沫奉行人生须苟的准则,好不容易将马斌的仇恨值引到谢思鹏的身上,叫马斌怀疑一切都是谢思鹏做局玩他,曹沫自然不会再拱火说什么话刺激马斌。

  等到马斌走到,曹沫才跟谢思鹏笑道:“谢总今天手气是真好,将那个姓马的杀得屁滚尿流——要不是我相信谢总的为人,我都怀疑谢总你跟杨总他们串通他做这姓马的局呢。”

  “嗨,今天说来也怪,我手气真好……”谢思鹏感觉到马斌走时心里带气,但也没有放心里去,还能放着钱不赢了?听到曹沫的话,也只是跟另外两个朋友稍加解释,便接着继续下面的牌局。

  接下来又玩

  了三轮,曹沫逮到一个机会,将郭建桌前的筹码清空。

  在此之前,曹沫连续两把诈牌,将筹码不多的彩池收割到囊中,第三把玩,第一轮三张公共牌发下来,郭建拿到三条10,曹沫有三条q,就迫不及待的加重注将其他人赶出局,怎么看都不像是超强价值牌。

  最后一张公共牌,也就和牌翻出来,郭建跟曹沫都凑到葫芦。

  曹沫叫注,不痛不痒的加了一百美元,郭建自以为赢定了,却不甘心赢太少,追加四百美元的注,被曹沫反手一个全下将住,将剩下的筹码都骗入彩池。

  这几个月乔奈金矿经营还算不错,但开采到手的近六十公斤黄金,扣除日常运营成本之后,剩下的都继续投入到后续的设备采购及矿区建设中了。

  目前乔奈金矿的资产可能增加到上百万美元了,但郭建他们暂时都没有办法从金矿拿到高额的分红。

  郭建主要收入,还是来自东盛西非分公司给他放的工资。

  也就是刚刚一把,郭建输三千多美元,相当于他一个月的收入。

  看到郭建心痛得眼角都抽搐,曹沫心里高兴是高兴,但也没有兴致再玩下去,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,跟坐在一旁看热闹都紧张得鼻尖冒汗的王文说道:

  “你帮我开一下电视,卡奈姆国家电视台的新闻时间应该已经到了。”

  “打牌呢,你还看什么新闻啊?”王文都觉得曹沫事特多,嫌弃的说道。

  “卡奈姆联邦议会,今天好像要通过一个禁止水泥进口的议案,我得看一眼议案有没有通过,”曹沫见指使不动王文,便指着前面的液晶电视,跟宋雨晴说道,“雨晴姐,你帮我去开一下电视——这事对西卡及菲利希安家族新建的水泥厂,有直接影响,我看一眼新闻就好。”

  宋雨晴一脸疑惑,心里还想阿巴查刚才不是收到消息了吗?但她还是跑过去帮曹沫将电视打开。

  前两年《我的野蛮女友》在中韩等地风行起来,像王文这些都市女孩子有样学样,在日常生活中都有意识的性格张扬起来,但曹沫还是觉得宋雨晴这种有着聪明却不张扬的温顺性格叫人喜欢。

  谢思鹏、杨德山脸色都有些变,问曹沫:“什么议案要禁水泥进口?”

  “你们都不知道吧?”曹沫拿着筹码轻敲着牌桌,说道,“我也是三个多月前听阿巴查先生提及卡奈姆有议员提交议案,为鼓励卡奈姆国内的水泥生产,想禁止再从海外进口成品水泥——就是因为这个消息,我才建议阿巴查先生跟菲利希安家族克服一切困难上水泥厂项目。上次吃饭,你们不是提到这个事吗,我还打算跟你们详细说一说呢,后来看你们好像又都没有什么兴趣,岔开到其他话题上了,我也就没提了。我自己没事做,这段时间还囤两百多吨水泥,就指望议案通过,水泥价格暴涨,说不定能赚一两万美元,抵我在东盛干一年的了……”

  “这么荒谬的议案,不可能通过吧?”杨德心里咯噔一跳,抱怨的瞥了谢思鹏一眼,又自我安慰的问阿巴查,“阿巴查先生,现在爱国建设阵线是卡奈姆的执政党,不会让这么荒谬的议案通过吧?这个议案也太荒谬了吧!”

  “……”阿巴查疑惑的看了曹沫一眼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里提议案的事,但还是顺着曹沫的话头说道,“布哈里总统是反对这个议案,但联邦议会通过的声音很大,这时候国家电视台应该会播报布哈里总统最终签署通过的新闻——要不是曹沫提醒,我都忘了要看新闻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