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2章 第192章(1/2)
十贯娘子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永安六年对大梁人来说,是一场巨大的精神折磨。

  只一夜之间,京中高门频频坠损,昨日大户舞乐笙歌,奢靡龙城精致客,物物阔绰皆不缺,便成日演淡薄,焚香,抚琴,品茗,听雨,赏雪,侯月,酌酒,诗歌,富富与富富,权权与权权,圈圈与圈圈,昨日还思报国死,今日油锅沸腾客。

  偏这一茬又多泥腿子出身,他们跟对主公,顺势的国财来得容易,高官厚禄做着,又有满库的金银,偏未曾生出护住权财的脑子,手段更是没有,更不通眉眼高低,就随波逐流起来。

  为附和富贵身份,便有人莫名就开始玩耍,他们玩珍禽,玩瑞鸟,玩怪石,玩奇花,看双勾填色,还频频点头觉着自己富贵风雅,在行家里手瞧,却是一群只会耗费钱财的大傻子,偏还说自己这是怡悦性情。

  钱财来的易,去的更易,翻身玩出心得了,手头却没银钱了,花阔绰的手更回不来了,就开始在差事上下死手。

  总不少这样的蚂蚁,也不缺这样的蚊蝇,国之脊柱尚虚,这群傻子就开始啃咬根基,不单数咬,国贼禄鬼喜成群结队。

  从工部工官行刺皇帝的十恶不赦之首“谋反”案起,继而工部内查翻天覆地,不经意便又掀出工部右侍郎柳曦使用劣料修建皇陵一案,此又是十恶不赦中的谋大逆!

  柳曦正是忠勇公柳浦长子,忠勇公府世子。

  那么,柳曦贪墨出去的那些名贵建材,如云母,青金,朱砂这些又去了哪里?

  再一查,都送到宫内曹皇后处,被她供养给了丹鼎道士道姑,甚至废后曹氏还在内宫一废弃地方,修建了一座小观以作她修炼法身之用,如此随即引出今年小儿瘟的“雄黄案”。

  废后要成仙,宫妃想生子,偏偏燕京妇儿科多出庵堂,由尼师道姑诊脉配药方是妥当。

  这便是为什么宫内忽抓出一群尼师,道姑的原由。

  只是这求子求的蹊跷,最后就成了各门各派宫中展出手段互斗药,便把偌大一个大梁宫折损的六年没有皇子出生。

  而这些药材又是如何流入宫内的,是郑太后去世之后,掌印太监翁尽忠失了靠山,他又想左右逢源,便明投废后,暗地依旧为郑家送进宫的恭惠美人郑氏当差。

  郑氏在辈分上,算作郑太后的曾外孙女,郑家吃过过继子的亏,这一次无论如何,他们必要一个有着郑家血脉的皇子出生。

  人家也是狠人,便开始动用从前郑太后留下的关系,在郑美人诞出皇子之前,竟做到一座大梁宫少有婴儿啼了。

  从一根线头折进去,就倒了一座公府,三座侯府,四五位宗亲,大小官员更无数……

  恍惚间,满燕京老鸹遮顶,遍地哀哭,眼见着就得血流成河了。

  那一日事发圣驾震怒,满朝皆惊,群臣惶恐,有人怕出大事,便跑到福瑞郡王佘青岭面前求情。

  福瑞郡王向来是个心性淡薄,禀操清贞之人,又何苦把人家好人牵连进去,可又不得不牵连进去。

  除却他,谁敢在震怒的天子面前开口。

  所以说,这世上的俗世道理,总是欺负的正人君子欲生欲死不得挣脱,待回头事了又是好人落寞。

  武帝从来都是一个好脾气的人,甚至在有些问题上他对老人是十分包容宽泛的。

  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他在长信殿内与福瑞郡王到底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用皇帝的话来说,朕有哪一点对不住他们?他们要毁朕皇陵,动朕的国本,绝朕的子嗣……朕给你们高官厚禄,累世的富贵,这等忘恩负义之徒,诛尔十族都不足以蔽其辜……

  臣子当时细细思量,便无比内疚,更愧对圣颜,皇爷不好么?皇爷太好了啊。这是活活把一个仁义君子逼迫到了顶点了。

  福瑞郡王倒也没有替那些罪人求情,他就一个意思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十恶不赦便做十恶不赦处理,哪有一下子诛杀九族的道理。

  大国刚起,民心将稳更不可大肆制造杀戮,看在先太后的养育之恩,看邵商旧臣多年的功绩,看在前朝旧臣弃暗投明的情分上,请君切切三思,十族?九族?三族都不要有,便一族都是可怕的……

  这前朝新朝,这门当户对,这连宗干亲,一扯一串儿,大梁朝受不得这样的颠簸……

  他们兄弟争吵声很大,殿外臣子听的更是心惊胆战,皇爷要打福瑞郡王四十鞭,福瑞郡王什么脾气,那也是祖传八代铮臣的硬骨头,人家就是要皇帝依律处理,且不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。

  皇爷要打死福瑞郡王。

  福瑞郡王十分坦然,直接来到殿外,跪于殿院脱去冠服,坦然受刑。

  这一次,是真的打了。

  宫鞭三丈,油浸三年,鞭尖破肉,凛冽过风。

  那一下重重下去,满殿院的臣子罪人就看到那清俊人闷声低哼,一道血痕就从雪白的里衣上透出一道血花。

  这是从来嘴上刻薄,心就软如豆腐的老祖宗,这是受了半辈子苦,才有几天清闲日子的福瑞郡王,他做什么了,要替这些恶心人吃这样的苦?

  有人受住不了,常连芳跑了出来,后来的二皇子,五皇子都扑倒在御前哭泣求情。

  武帝终于迈步出殿,一步一步走到佘青岭面前厉声道“收回你的话!”

  佘青岭神色没变,还是那一句“国有国法家有家规,大梁既有律令,便依律法处理,天子之言九鼎重,怎可因怒而背国之律法。”

  武帝震怒,双目赤红,指着那个单薄的后背大声道“打!给朕打!!”

  那凛冽的风又起,就击的佘青岭单臂支撑在地,满头冷汗,殿院一阵哀哭,却无人敢劝。

  那么重的罪,便是求情,又能从哪儿求?大家唯一的指望就是福瑞郡王,他不抗,谁又能抗?

  喊不打么?

  那,谁又为无辜的就要牵连进去的九族乞恩。

  鞭子又抽一会,皇爷都掉泪了,就走到已经趴伏在地的佘青岭面前说“你,收回你的话。”

  佘青岭却摇晃的又支撑起来,嘴里的肉都咬破了,就满嘴是血的说“国有国法,依律,依,大,大梁律……”

  武帝恨的倒退,咬了半天牙,道“打,打死!”

  那鞭子又挥了出去,只这一次几鞭之后佘青岭完全趴下,双目紧闭,口吐鲜血,这真是要打死的趋势。

  曹皇后开始还疯癫,她都跪下,膝行至武帝身前,拉住他的袖子求情了。

  却被皇爷一脚踹开。

  曹氏发冠掉落,头发狼狈敷面,她求子不得,便心灰意懒想求个后世,求出生在普通人家,嫁个门当户对夫唱妇随。

  也不行么?

  正在此时,一道黑影从殿外冲来,猛的抱住福瑞郡王。

  又一鞭过去,却是破风触铠甲之声。

  众人皆静,举目看去,却是佘郡王的承嗣子陈大胜。

  陈大胜拦了一鞭,先是看看早就昏厥的父亲,接着缓缓脱去铠甲,最后也露了里衣匍匐在君前道“父债子偿,我父有过,子愿偿之。”

  武帝心里缓缓呼出一口气,脸上依旧是震怒的大骂“难不成,你也要逆了朕?!”